主页 > 风采引领 >小岛上的海豚-却在白色恐怖冤案下搁浅

小岛上的海豚-却在白色恐怖冤案下搁浅

2020-07-04 风采引领 553 views 291

小岛上的海豚-却在白色恐怖冤案下搁浅

故事里的海豚东东,是白色恐怖受难者陈钦生前辈。我第一次见到他,是在绿岛的人权纪念馆,当时他与其他政治受难者前辈们,为年轻的我们讲了他们的故事。陈前辈述说自己的故事时很平静,好像在说一件稀鬆平常的回忆,即使每次回到人权园区之后,他一定会做噩梦。几年后我又在绿岛看到他,依旧为学生们讲着过去的故事……

小岛上的海豚-却在白色恐怖冤案下搁浅

七○与八○年代的台湾, 经济条件改善,民主思潮兴起,党外运动风起云涌。然而,陈前辈却因求学来台,成为捲入台湾白色恐怖的异乡人。

小岛上的海豚-却在白色恐怖冤案下搁浅

陈钦生前辈是马来西亚华侨,一九六七年来台湾就读台南成功大学化工系,原计画毕业后继续到英国利物浦大学进修。一九七一年,台南市发生美国新闻处爆炸案(注),他无端被捲进这个案子,虽然事后证实他与爆炸案无关,却仍被扣上参与共产党活动的罪名,判刑十二年。

为了让一名单纯的学生变成共产党人,他们对陈前辈施予了难以承受的刑求,让他自杀了三次,是典型的严刑逼供。

在举目无亲的台湾,陈前辈封闭自己,两年后才开始放开心胸,在狱中从事外役工作,分别在图书馆、洗衣部、福利社、厨房工作。

几次纪念白色恐怖的演出活动中,当演员唸出他写过的文字「我的母亲从马来西亚来看我……」时,总见到一旁的陈前辈不断地压抑着激动情绪,像是当年那个无助的大学生,在最亲爱的母亲面前眼泪溃堤。

那年,陈前辈的母亲从马来西亚只身前往绿岛,探视狱中的儿子。突然见到母亲,他虽有许多话想说,却说不出口,想要流泪,却逼自己不能哭,因为他和母亲都知道,不能把时间浪费在哭泣上,只要一哭,就什幺话都说不好。短短七、八分钟的会面,母子俩大眼瞪小眼,努力看着对方。他们的手隔着玻璃相依靠,陈前辈答应母亲:「我会活着回去。」

之后,在一个活动中,大家请他分享自己的生命故事,他没有说太多自己的故事,而是唱了〈母亲妳在何方〉。

一九八一年,陈前辈从绿岛转到土城仁爱教育实验所,认识了仁教所第三班的工友老李,也就是他未来的丈人。一九八七年台湾解严后,他才终于在一九八八年与女友(后来成为牵手)一起回到马来西亚,见到了母亲与家人 。回家的路,走了二十年。

简短的话语,道破了政治受难者与其家人的心酸。

曾经,那个自我封闭的年轻人,后来积极地学习技能、为难友服务。曾经,那个不愿提起往事的受难者,如今一次又一次地在年轻孩子们面前揭开自己的伤疤,只为记忆历史。我还记得前辈曾经握着我的手,说之后我们绿岛再见,那双曾遭受残酷刑求的手,充满着热度,悄悄将他的故事注入我们这些孩子的体内,为台湾的历史做了见证。

注:一九七一年的两起爆炸案:台南美新处爆炸案、台北花旗银行爆炸案,株连甚广,许多受难者皆被设计牵连,是白色恐怖时期的重大冤案。

小岛上的海豚-却在白色恐怖冤案下搁浅说好不要哭
    作者:吴易蓁 / 绘者:谢璧卉出版社:玉山社出版日期:2018/05/10博客来购书读册生活购书诚品网路书店购书

     

    SaveSave

    SaveSave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