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风采引领 >德文里,一只狗是阳性,一个女人是阴性,一匹马是中性

德文里,一只狗是阳性,一个女人是阴性,一匹马是中性

2020-07-09 风采引领 848 views 896

德文里,一只狗是阳性,一个女人是阴性,一匹马是中性

以前我从来不懂永恆这个字是做什幺用的。后来我明白它是给我们一个机会去学习德文。
──马克.吐温

不管这是不是真是马克.吐温说的,但至少这句话完美诠释了学德文是一种多找死的行为。

等整堂课全部结束以后,我们这群十八岁死屁孩一个个全瘫在椅子上,赫然发现:天啊自己跳进了多大的火坑啊!

而这位德文老师让整个挑战更上了一层楼。他语出惊人的开场白一结束我们全部傻住,还没调适过来时,震撼教育一个接着一个而来:在以前义务教育的时候我们就觉得英文文法已经够複杂了,但在短短一节课之后,我们才发现英文这种语言有多可爱:英文里有种东西叫定冠词 the,不管你后面加的是什幺,apple 还是pen,前面全部都只有 the。

……而德文有十六种!

我们不但要在接下来的三个星期内背完,并且要了解每一种的用法。究竟用法有多複杂呢?我们还是有请马克.吐温:

德文中,一只狗是 der Hund(阳性),一个女人是 die Frau(阴性),一匹马是 das Pferd(中性);
现在如果这只狗在属格,他还是原来那只狗吗?不,先生,现在他是 des Hundes;
那他的与格呢?什幺?他成了dem Hund;
现在再把他抓到受格来,这只狗成了den Hund。
假设这只狗有个双胞胎,你就必须将他变成複数型……

再来呢,对猫也是一样。德国人一开始在单数主格时对她(猫是阴性)好好的,看起来健康又正常,接着他们将她扔进这四个格、共十六种变化后,当这只猫从複数受格中拐着脚爬出来时,你已经认不出她来了。

最后他的结论是:「没错,先生,当一只猫被德文掌控住时,牠就玩完了。」

除此之外德文还有一种动词叫做强变化动词,这就有点像英文的不规则动词一样。一般的规则动词转变为过去式时只需要加-ed 就好了,但是不规则动词的变化则是各式各样的。

德文的强变化动词也是类似的概念,而这种动词常用的有六百个左右,每个动词大概有五种时态(过去式、过去完成式……),所以加起来差不多要背三千个字。

我们有多少时间呢?

六週。

所有的名词都有一个性别,但它们没有任何规则可循;所以你必须付出真心一个一个去死背。别无他法。

你的记忆力最好可以像本备忘录一样。在德文中,一位年轻小姐是中性的,然而一颗芜菁却是阴性。德文让芜菁显得多幺矫情而尊贵,却这样冷酷无礼地对待一位小姐。
──马克.吐温

第一堂课听到这里我们以为就到此为止了。但是这一切还没结束(还早得很!),老师要求我们回家,翻出高中英文七千字。

对,就是那种都会在公车上背的单字本。他要我们把每个单字全部翻成德文,并且记下每个名词的性别(每个德文名词都有性别,分为阳、中、阴三种)。而这就是学期之后我们要面对的考试:老师唸出一句纯德文的现在式,我们不但要听出来,还要转化成过去式和过去完成式。

我们目瞪口呆地结束了这堂课。接着,单字地狱就开始了——

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任务啊啊啊啊啊!

七千个英文单字我们背了整整三年还没背好,现在我们不但有这该死的七千个德文单字、六百乘以五个强变化动词,还要应付比英文複杂不晓得几倍的文法!

每个人开始施展浑身解数。我按照高中的读书法,每天从网路文章中随机挑出五个单字,把它串成一个句子:f. Kaste 种姓制度,m. Galgen 绞刑架,fädeln 把……穿过,m. Pranger 耻辱柱,züchtigen 惩罚。(为什幺好像会串成什幺怪怪的东西?)

之后在一次偶然机会下我们去拜访另外一个同学,发现她的所有家俱上,都用小张便利贴记上那东西的德文。

另外有个人则是无时无刻都开着德国之音的广播,因为老师说,学好德文最快的方法就是去习惯德文的发音。如果连梦里都听见别人在说德文,你就成功了。

「我就快成功了,梦里的人已经都变成金髮了……」那人一脸崩溃地跟我们说。

还有人为了学会德文的打舌音,每天早上五点半带着一瓶水去成大操场漱口。而到最后每天晚上睡觉时,我甚至可以看见白天背的那些德文单字像跑马灯一样,接二连三滑过我的天花板……

我们的人数越来越少。

下个星期的第二堂课就从四十人瞬间掉到三十人左右,再下一堂二十八人、再下一堂二十六人。我每次都觉得好像下一次我就撑不住了,但是在下一次上课的前十分钟,又总是会想说再撑一节课试试看。

一直到之后的某一堂课,老师终于说了科隆的新年是怎幺过的。

他说在新年时,所有人都会在莱茵河上放烟火,接着科隆大教堂、烟火和桥上的积雪,会一起倒映在莱茵河的河水上。

不晓得为什幺,但是当时才十九岁的我,第一次好像被什幺东西给触动了。

在国中到高中的六年里,「读书」似乎一直都是为了将来的成功而不得不从事的苦差事。在国中的墙壁上,贴着大大的「现在辛苦三年,将来享受六十年」;而在高中时,我们大喊「给我大学,其余免谈」。

但是,我们好像从来没有热衷过一件事情、想追求一个东西过。

如今,我真的想要去追求一个东西。当天晚上我就去搜寻大教堂的图片,我记得那是一张水蓝色基底的照片,远方的大教堂亦近亦远,看起来好宁静。

我常常一边听着自己当时最喜欢的歌,一边看着这张桌布。我告诉自己:我要亲眼看到这幕景象。

……我要去德国留学!

最后我真的实现了这个愿望,二○一○年十二月,在将近十七个小时的旅程后,我抵达德国法兰克福机场。然后在短短两个月之后,我就崩溃了。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