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风采引领 >抗战胜利70年谈国共美角色

抗战胜利70年谈国共美角色

2020-07-11 风采引领 173 views 474

抗战胜利70年谈国共美角色

在人类历史中,战争往往扮演着塑造全新社会与国际格局的角色。二次大战打得惨烈,其影响在70年后的今天仍到处存在。中国是二次大战亚洲区的主战场,从1931年「九一八事件」到1945年9月战争结束,伤亡人数可能在3500万以上,若光算是死亡人数,起码也有1400万,流离失所到处避祸的难民,可达八九千万人,我家中便有同辈在那时失散了;财产上的损失之巨,更是难以计算了。年轻人问一问比他们长两辈的亲人,大都可以听到当时的苦况。

二战中的抗日战争,也可以看成是骄傲自信的中国,在经过百年列强侵略的屈辱后,烈火中的新生。不过,对这幺重要的一段历史,共产党有它的一套论述,国民党也有它的说法,曾捲入颇深的美国又另有一种盘算;这些观点,不但有一致性,也有极为互相矛盾之处,对希望明白真相的人而言,他们会遇到不少难处,解决之道是要多读原始材料,用不同角度看问题。

国民党元老郝柏村将军最近呼吁共产党、国民党与日本各自公开历史档案材料,让我们能更準确地把真相整理出来,达到共识。这的确是真知灼见。

有关抗日战争的论述与史料其实极多,当年当过连长的郝柏村所写的《重返抗日战场》便很有参考价值;此书中所引用过的一本牛津历史学家米德(RanaMitter)所着的《被遗忘的盟友》我也一口气读了几百页,书中没有掺杂蒋毛二人夙怨,并採用了大量的原始史料,虽稍欠社会科学的分析,但算是颇为客观,对美国的意图,也写得条理分明,值得一读。

对抗日战争如此複杂的事件,没有人能够完全懂得,我也不可能在一篇短文中对其详细分析,这裏只是开一个头,讨论国民党、共产党与美国三个参与者所扮演的角色,以求接近真相。

在共产党过去的官方说法中,蒋介石与国民党在抗战中扮演的角色颇为不堪,但近年的官方说法有所修订,变得较为正面积极。共产党的说法或有夸张抹黑的部分,但又不可将其视为毫无根据。

蒋介石被挖苦为採取「不抵抗主义」,以蒋的性格,他虽曾在日本读军校,却不可能不痛恨日本的侵略。不过,在1931年「九一八事件」中,他也的确表现无能,白白断送了东三省。我大学时的一些老师,年轻时正值「九一八事件」,几十年后听到新一代的海外学生唱《松花江上》,也立时动容,可见在三十年代时国人对失去东北的痛愤。

抗战胜利70年谈国共美角色
西安事变

蒋的不抵抗是因为他主张「攘外必先安内」,反共比抗日优先,若非1936年12月的「西安事变」中被张学良与杨虎城扣留「兵谏」,1937年七七卢沟桥后可能还在犹豫不决。

不过,在「卢沟桥事件」后,蒋介石领导下的国民政府军队也曾奋勇作战,打破了日本「三月亡华」的狂言。「淞沪会战」中,谢晋元团长率八百壮士死守上海四行仓库达3个月,女童军杨惠敏(林青霞曾在电影《八百壮士》演此角色)冒死献旗,俱感动到在场遥观的国际人士。「松沪会战」国民军队伤亡27万人,日军伤亡也有5万人,惨烈之极。

从1937年至41年底日本突袭珍珠港之前,中国的抗日战争是几乎完全孤单地打的。几场大会战中,国军伤亡惨重——「南京战役」中,国军伤亡5万人,人民却遭屠杀了30万;1938年8月到10月的「武汉会战」中,国军损伤40万人,日军是14万;就算在第一次击退日军「台儿庄大捷」中,中方10万人对日军3万人,中方却伤亡3万,日军伤亡1.7万(战死的只有2369人);国军输得最惨的是1944年4月至12月的「豫湘桂会战」(即日本所称的「一号作战」),国军出动100万人(有人号称是600万人),对付日军51万,结果中方伤亡30万,损失兵力60万(有人逃跑了),日军伤亡只有7万。

这些战绩表明,大多数将士虽然英勇,但武器与战略都不如人,蒋介石也很可能指挥出了问题,以成败而言,算不上是个成功的指挥官。不过,蒋也总算能稳住局面,以空间换时间,从1938年5月到1941年8月在重庆捱过日本军机218次轰炸,蒋与中国人民的坚毅不能不称许之。蒋介石当时的确是唯一一个能把全国大多数军民统一在一起抗日的人物。

不过,国民政府军队中却也的确有纪律不严、贪污腐败的事实。因此之故,不少国人不愿在国民党指挥下当兵,被拉伕当兵的,要用绳子把他们的手连成一串缚起来,运到远地才敢鬆绑。在「豫湘桂会战」中,国军司令官蒋鼎文将军便曾发现,自己的部队屡遭当地人民袭击杀害,原因是愤怒的人民要向欺压他们的国军报复。国民党治军不严,后来输了给共产党,无话可说。

对蒋介石不满的人还包括美国派来的将领。美国珍珠港受袭后,视中国为同仇敌忾的抗日盟友,曾派来飞虎队的将士和战机,亦成就了飞将军陈纳德与记者陈香梅的异族姻缘。美国的物资支援无论对中国的实际需要和士气都十分重要,1944年期间,共有27739名美军在华,其中17723人为空军,使中方夺得了制空权,重创了日本的一些设施与补给。

不过,美方的盘算又是什幺?盟国和美国的战略是要保证中国能处于参战状态,从而冻结到大量日军,让美国与英国等能更有效在其他地方打击日军。但这是有条件的,首先成本不能太高,盟国要以最低的成本靠中国军民去牵制日军;第二,盟国似乎并不寄望中方能够击溃日军,只要能牵制日本在华的80万大军便可;第三,中方的战斗要能配合到盟军的整体战略,必要时中方要执行符合盟军利益但违反中方利益的战略。

抗战胜利70年谈国共美角色
史迪威将军(右)与蒋介石

这些意图在史迪威将军(JozephStilwell)与蒋介石的争斗中清楚可见。史迪威是罗斯福总统派到中国的驻华美军司令、盟军中国战区参谋长、四星上将。史迪威在缅甸战役中失意,耿耿于怀,时常希望反攻缅甸,以雪前耻。1944年春,日方推动的「一号作战」计划,势如破竹地打通南北火车线时,重庆朝野震动,史迪威却一早要蒋介石把精锐部队调派给他到滇缅参加战役。

蒋对史十分不满,但美国军备援助大权却在史手上。史迪威一度得到罗斯福的支持,荒谬地要蒋把指挥国军的权力交给他。罗斯福对史的支持,令蒋深感列强对待中国的态度与之前的一百年屈辱期并无分别,中国只是可以花费掉(expendable)的力量;蒋为罗斯福的电报而在宋子文面前垂泪,但蒋却也有骨气,敢顶住美国的压力,断然要罗斯福撤走史迪威。

史迪威的行径虽反映出美国强权的跋扈,但世事往往对中有错,错中有对。史迪威对蒋的不满,并认定其不能带领中国,也是事出有因。史迪威长期在华,耳闻目睹蒋的独裁、国民政府官员的贪污腐败无能,以及部分军队质素低劣,对蒋根本毫无信心。史调回美国后(1946年在旧金山病逝),《纽约时报》记者艾坚信(BrooksAtkinson)写了篇大揭蒋政权不是的文章,把蒋说成是冷血独裁盟塞之人,最有杀伤力的便是说蒋根本不想抗日。

这篇文章最初被罗斯福所禁,不能发表,罗斯福当时正好竞选连任,但在1944年10月31日罗斯福最后撤销禁令,文章得以发表。宋美龄在1943年时虽到过美国国会发表过感人演说,赢得大量粉丝,但国民党靠特务统治等等劣行的传闻,恐怕已有不少美国人知道,罗斯福似乎要利用艾坚信的文章而与蒋拉开关係,罗也顺利连任总统。

共产党又扮演什幺角色?在抗战开始时,共产党已到了延安建立根据地,并在此推行多种社会改革,美国着名社会学家修尔顿(MarkSelden)所着的《延安道路》对这些影响深远的改革有详细论述。但毛泽东最重要的能力是他的军事才能,我读大学时修过政治学大师国民党元老后人邹谠所开的课「中国共产运动史」,便曾阅读过大量毛的军事着作,如《论持久战》等等经典名篇,不能不佩服其天才。

毛一早便明白与日本作战不可能速胜,也不会速败,所以战争一定是持久性的。若要胜,便要利用中国广大的幅员消耗日本的有生力量,从而拖垮她的军事经济,用的方法是不硬碰,机会适合时用运动战,少打阵地战,游击战争更是必用之技,与敌人要保持犬牙交错的战争形态。一言以蔽之,是拖死敌人,少正面交锋,有机会时才以优势兵力歼敌。

抗战胜利70年谈国共美角色
共产党利用游击战消耗日本的有生力量

若从成绩来看,毛的策略是成功的。初到延安时共军人丁单薄,经过长征后元气恐怕未复,但他们愈战愈强,到了抗日战争后期,却可在根据地和日本的佔领区发展到拥有近百万的正规军及人数相近的民兵,拥有足够的能力牵制着大量日军,而这其实又正是盟军最希望中国能做得到的事。

是否没有美国的原子弹,国共两党的贡献都是枉然的?1944年日本的「一号计划」虽然成功,但到了1945年后,日本在太平洋诸岛的战役已屡屡失利,在中国亦被困得进退失据,国力衰退,溃败是迟早之事,原子弹只是把日本的投降稍为提前而已。

蒋介石虽有严重缺失,但郝柏村对他的评价也颇为公平:蒋「克服了日本诱和,汪精衞投降,国共摩擦等内忧,以及国际观望,盟友出卖等外患,坚持抗战第一、抗战到底的意志,才赢得最后胜利」。

当年汪精衞的汉奸助手周佛海其实颇有分析力,他一早便看穿英美的权谋,日本就算战败,英美都会扶持她,以她制衡苏联的力量扩张:英美对战败的德国也採用相同的策略。

1949年后,美国在恼怒于「失去中国」后,又扶持日本,最初是用以抗俄,现在却要抗衡中国,自然选择性地要忘掉70多年前中国国共两党与全国军民(降日的伪军除外)都曾付出过极为惨重的生命财产代价,比盟军更早几年便对抗轴心国的法西斯主义。

70年过去后,国共两党的意识形态之争早已不如当年般尖锐,连战欣然参与阅兵,郝柏村不方便去,但也写公开信肯定抗日的纪念,并提出多项建议;反而美国霸权主义思想不改,视昔日敌人为朋友,朋友为敌人,这倒是历史的讽刺。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