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事件产业 >抗拒约束遭5中学开除郑傅安当画家卖画赚千万

抗拒约束遭5中学开除郑傅安当画家卖画赚千万

2020-07-11 事件产业 754 views 420

抗拒约束遭5中学开除郑傅安当画家卖画赚千万艺术,从古至今都是冷门科系,大马许多家长更因为从功利角度出发,认定艺术工作未能赚大钱,而力阻孩子选修艺术科系。不过,来自太平,目前在英国定居的国际知名画家郑傅安却以自己早前一口气在个人画展卖出1300万令吉的抽象画作的亮眼成绩,“打脸”这些食古不化的家长。在吉辇三镭渡出世的郑傅安说,艺术系是冷门的科系,很多人都认为修读艺术系的人士很难找到吃,许多父母更因想法过于功利,不但限制孩子发展艺术方面的兴趣,同时也阻止孩子选修艺术科系。“当年,我的父母让我选读艺术系时,也有很多人说我爸爸浪费钱,但我过去在世界各地举办的画展都卖得很好,最近在中国北京举办的‘狂根’个人画展,我更是一口气卖出多幅画作,赚了一千三百多万令吉。”他以本身的际遇为例,说明“越冷门的科系越吃香”的事实,他也认为,凡事都需付出努力,只有好的东西,才会有人要,这是很自然的事情。“无论是在艺术领域或商界,如果产品不好,一样会遭人唾弃。”不应轻言放弃梦想提起个人投入艺术领域的过程时,在国际艺术界享有盛誉的郑傅安说,他曾经是许多老师眼中的“坏学生”,且曾遭5所中学开除,最后“侥倖”在太平华联国民型中学毕业。因此,他呼吁所有怀有梦想的人士要坚持梦想,勿轻言放弃,唯有如此,才有实现梦想的一天。郑傅安小时候在吉辇中华小学就读期间表现得很顽皮,每次下雨时,他就会玩弄溅进课室的雨水,并因屡劝不听而经常被老师打骂。中学时期移居至太平后,来自甘榜的他对校服很反感,因穿校服令他感到自己受到约束,但该所中学的纪律却很严厉,而他也因对严格校规难以适应,而被老师标籤为“坏学生”。他回忆说,在就读中学期间,他曾因为被冤枉而遭老师鞭打,当时,他因不服气而抢下老师手中的藤条,然后回打老师,并与老师顶嘴及吵架。过后,老师不但禁止他向图书馆借书,同时,每当学校有公物被破坏时,就一律算在他的头上,让他感觉很冤枉。“那时候,很多同学都不想和我交友,因为他们不想与坏孩子在一起。”他说,最“经典”的还是在他的中学生涯中,他曾被5所学校开除,即华联独中、瑞天咸中学、爱德华七世中学夜校、圣路易斯中学及甘文丁奥圣国民中学。“到了中四那一年,我入读太平华联国民型中学,当时,父母语重心长的劝我说,千万别再被校方开除,否则太平再也没有学校可读了。结果,当华联国中校方打算开除我之际,我刚好中五毕业,这才得以‘侥幸’逃过一‘劫’。”初中随名师学画郑傅安在就读中学时期,因生性热爱自由而不喜欢静坐课室上课,结果被许多老师标籤为“坏学生”。儘管如此,他的学业成绩却很不错,而且他也非常喜欢上美术课。他从初中起就在华联独中跟随知名画家兼美术老师陈源兴学画,并由最初以水彩缯画静物、动物花鸟等,一直学到中国画。虽然他无心唸书,但在上美术课时,他却甘心安坐聆听绘画老师的指导。过后,虽然他因被校方开除而被迫转到其他学校继续学业,但他还是继续向陈源兴学画。郑傅安早年在太平华联独中接受已故名画家陈源兴的栽培及启蒙后,七十年代初,他只身远赴英国,在苏格兰格拉斯哥着名美术学院毕业后,30年来,其中国画与抽象画更是屡获国际大奖,使他于1986被列入世界名人录,个人足迹更遍及欧美亚澳各洲。较后,他应邀到各大都会大专美术科系讲课,包括中国。与此同时,他的绘画与雕塑作品也不断在各国都会的画廊展出,且赢得佳评如潮。他曾是英伦着名Patrick Davies CA画廊的特约画家,而其作品则是各国文化艺术工商机构争相收购的珍藏品。多年前,他返回母校时,更联合启蒙老师已故名画家陈源兴和一群昔日同窗联办思源画展,而在画展开始之前,英国BBC还特别专访他。20岁赴英国修读美术在受到美术老师陈源兴的启蒙后,郑傅安于20岁那年,独自到英国美术学院就读。当时,母亲叫他在英国自我反省和保重,若被学校开除,那幺,就连家人也帮不了他。他认为,他其实并不是坏学生,而只是一名比较抗拒约束、喜欢自由放野的孩子,而他最喜欢的就是随心随意地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到英国深造后,当地的美术学院觉得他有很棒的艺术潜质,并指他在艺术界会有很好的发展。郑傅安说,他读初中时曾在《学生周报》看到一幅钢笔画,当时的感觉是“天啊,画得太棒了”,从那时候起,他的内心就萌生了强烈想当画家和艺术家的念头。“虽然我曾被认为是坏学生, 但这些事情不会影响我的心态和心理,因为我的心中有一个梦想,且艺术的火花一直在我的心里燃烧,所以,我最终听从老师的引导,独自远赴英国修读美术系。”郑傅安勉励年轻人要有信心和勇于追求梦想,不要自我放弃, 而最悲哀的是有了梦想却半途放弃,届时,梦想就会成为一个“空梦”。现场写生胜拍照画风景郑傅安说,无论环境多恶劣,身为一位有创意的画家,都必须亲身体验和感受大自然瞬间变化的魔力,更重要的是要不断去融入社群,了解当代的审美观价值的改变,而不是闭门造车的自我满足于现状。“就如我们教孩子环保,但若没有让孩子接触大自然,他又怎样懂得环保呢?他根本不知道大自然的生命在哪里,同样的,画家也应常去观察大自然的演变,才会意识到人生充满变数,也才会知道要怎样去适应改变。”他认为,大马的艺术水平与30年前的情况相比,明显严重下滑,尤其是在数码相机问世后,许多画家都懒得待在外头作画,而只是简单的以相机拍下场景后,再回家到室内作画,那是多幺可悲的事情。“若只想跟着画和画得像,那又何必画,直接拍照就好了。如中国人所说,画一像就降格,而中国人最注重的是画作的气韵和生动度。北朝大艺术家谢赫就提倡气韵生动,唐朝大艺家张远更是重複强调气韵生动,到了明朝,董其昌觉得艺术家还得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否则,艺术就雅不起来。”他说,没有文化精神的画作缺少艺术家的精神内涵,但买家花钱买画家的作品,着重的就是艺术家的内涵及审美观。他披露,相机拍出来的是平图,没有空间感和阳光,更没有气氛。“若是坐在家里吹着空调,看着图片作画,必然有别于到现场作画,因为后者可以体会到週遭环境的状况,若是在森林,作画者会嗅到植物的味道,听到昆虫飞禽的鸣叫声,那会给他们不一样的自然感受。”规定绘画题材扼杀想像力郑傅安认为,绘画艺术需要丰富的想像力与创作力,而孩子在越小时候,想像力就越丰富,所以,家长应让孩子从小接触艺术,然后给孩子很大的空间去发挥想像力。“如果我们不断规定孩子绘画的内容,以及他们填入的颜色,那将严重扼杀孩子的创作思维。”他披露,孩子看东西的角度与成人不一样,那是因为成人是以逻辑眼光看世界,孩子则是用人性最纯的感情去看世界,毕竟绘画艺术是靠人最真实和最纯真的感情去表达。“艺术界巨人毕加索说:‘我一生都在学习,画得跟小孩子一样,因为每个小孩都是艺术家,他们笔下的东西往往令人感到意外。’” 因此,他也非常反对美术老师规定学生作画的题材,或限制学生使用的颜色和颜料。“若老师订下诸多规则,那幺,大部分学生只会画出图案和色彩相似的画作,而这将严重打压学生天马行空的想像力。他认为,假如一班有30名学生,那他们画出来的东西应该都会不一样,因为不同的学生有不同的成长环境、不同的思维和个性,且各人的成长过程、感情世界和生活遭遇也都不一样。“强制孩子仿画别人的画作的方法,根本就如机器在复製作品,再这样下去,孩子肯定不会绘画了,因为他们都没了想像力。”他不反对老师教学生认识颜料,但最重要的还是要让学生自行尝试作画,并了解每种颜料使用的限制、长处与短处。“老师绝对不能干涉学生使用颜料的自由,因为我们不知道孩子内心想的是什幺。” “目前,全世界最缺少的就是适任的美术老师,特别是在亚洲,其实,当我们的国家朝向进步的方向发展时,民众的生活越是需要充满精神内涵,而生活的质量是不能缺乏艺术的。”返母校教学生认识艺术已在英国定居并扬名四海的郑傅安,始终没有忘记母校,他经常忙里偷闲的回到家乡回馈母校,以协助该校学生认识及了解真正的艺术,并理解社会艺术与世界当今的审美观。他很担心母校的学生无法与世界接轨,因为外国的学生去到美术馆,多会懂得怎样欣赏艺术品,但我国的学生站在美术馆前时,常会问:“那画的是什幺东西?”根本体会不到画作的精神内函。“我们不可以从科学角度去看画,需用感情和用心去看画,而这些都需要美术老师的引导。”/陈月菁 2016.10.14‧2016.10.14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